陳卉麗:“望聞問切” 延續文物生命

行業先鋒 來源:央視網 A-A+

央視網消息(記者 王若怡):到重慶旅遊,很多人都説,大足石刻寶頂山摩崖造像絕對是不能錯過的景點之一。1999年,大足石刻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作為世界八大石窟之一,始建於初唐的大足石刻包含50000餘尊石窟造像,是世界石窟藝術中保存最為完好的作品,被譽為世界石窟藝術史上最後的豐碑。

步入正殿,千手觀音造像的金光彷彿一直如此璀璨閃耀。可又有誰能想到,作為晚期石窟造像藝術的典範,曾經的寶頂山摩崖造像與“天敵”——高温高濕對抗一千多年後進入了高速風化期,多數造像都為病害纏身。以舉世聞名的千手觀音為例,造像佔崖立面面積88平方米,展開面積近220平方米,且為不可移動石質文物,34種病害涉及石質、金箔、彩繪等多種材質,病害面積近200平方米。1000餘隻手“病症”各不相同,僅殘缺的就達440處。

現如今,這些瑰寶能夠以光彩照人的樣貌迎接着八方來客,便是讓大足石刻研究院文物保護工程中心主任陳卉麗最欣慰的事。

“因愛而來,也愛上了這裏的一切”

1995年,為了不再和丈夫異地戀,陳卉麗從四川廣漢針織總廠調到重慶大足石刻藝術博物館(現大足石刻研究院),從事文物監測員的工作。

第二年,當陳卉麗開始涉足館內技術含量最高的工種——文物修復時,遭遇了不少質疑。石質文物修復不僅要了解歷史學、考古學、金石學、化學、地質學等知識,還要熟悉石刻、色彩、髹漆、貼金等實用技術,對於從事文物保護工作僅一年的她來説,充滿了許多未知的挑戰。

“事都是人幹出來的,我就不信我不行!”為了儘快熟悉業務,陳卉麗邊幹邊學,白天請教同事,晚上啃書本“惡補”,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到了工作上。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經過3年的不懈努力,陳卉麗從一名文物監測員成功蜕變成一名技術嫺熟的文物修復工作者。

“望聞問切”是陳卉麗的獨家創新。這一套原本是中醫的“四診療法”被她用到了文物修復上。“望”是看文物的斷裂、破碎、表面情況,對比資料影像;“聞”是嗅文物表面氣味,看是否有污染黴變;“問”是向看護人員瞭解文物變化情況;“切”則是採用手輕摸觸碰感受文物是否疏鬆,或用銀針刺探被金箔彩繪覆蓋的石質本體風化情況。

這一方法看似簡單,卻對文物修復師的各方面專業能力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很快陳卉麗在業界獲得了“一手準”的美稱,“石刻御醫”的稱號名不虛傳。通過該方法,陳卉麗可初步診斷出文物病害20多種,準確率95%以上,與專業儀器診斷的結果基本吻合,一舉成為全國知名的石質文物修復專家。

初唐的蓬勃,盛唐的氣韻,兩宋的精美與生動,那些神聖的、壯觀的,那些世俗的、人間的,陳卉麗一遍遍地從石刻裏找尋着跨越千年的美。慈悲雖在、容顏卻改,每當她的指尖滑過這些不會説話的石菩薩,內心深處的柔情總能於無聲中被深深觸動。

偶然“邂逅”,續一段命中註定的緣分

“本不該和她有交集,然而,一次邂逅,便是不解之緣。八年是偶然?是宿緣?不知道。於我而言,她不是我的信仰,她是我的使命。”

談到對大足石刻千手觀音造像的修復工作,陳卉麗有這樣一段自述。時至今日,她仍清楚地記得2008年6月12日上午,領導安排她作為大足石刻研究院現場技術負責人帶領團隊參與“一號工程”(2008年,國家文物局將大足石刻千手觀音造像修復列為全國石質文物保護“一號工程”)時,內心的激動。

那一年汶川地震發生後,時任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第一時間趕到重慶大足石刻,第一句話就是“我很擔心千手觀音”。看着800多歲的千手觀音造像一隻只傷痕累累的手,陳卉麗暗暗下定決心:一定不辱使命,讓千手觀音金光再現!

意義重大,時間緊迫,這種情況下反而更需要謹小慎微的工作態度。為了“對症下藥”,陳卉麗帶領團隊整天“泡”在修復現場和方案堆裏,常常為了一個小細節而輾轉難眠。在石刻修復現場狹小的空間裏,每天都會出現這樣一幅動人的畫面:瘦削的陳卉麗站上高高的腳手架,戴着眼鏡,緊緊盯着石刻,小心翼翼地用手術刀和注射器修復着文物……就像手術枱上救死扶傷的醫生,不敢有半點疏忽,因為她知道,文物並不是冷冰冰的石頭,它們的生命也只有一次。

修復工作前後耗時長達8年,整個修復團隊僅填寫的調查表就達到了1032張、35000個數據,手繪病害圖297張,疾害矢量圖335幅,拍攝現狀照片20000餘張,編制修復實施方案1066個。作為組長,她個人獨立完成了千手觀音造像80隻手、20件法器的修復方案編制、本體修復和修復技術報告編寫……

2015年6月13日,經過陳卉麗團隊修復的千手觀音造像終於完工,其修復成果不僅順利通過了專家們最苛刻的驗收,更得到業內和社會各界的高度評價。人生中有幾個八年呢?陳卉麗選擇用八年時間只完成一件事,做好,做精,做到極致。

陳卉麗坦言,她不信佛教,但永遠熱愛着這座千手觀音造像。這份熱愛支撐她在既單調又清苦的歲月裏一直守護着大足石刻造像,並像醫生關懷患者那樣不斷尋找良方和藥材。

夏天不能吹空調、冬天不能用烤爐、蚊蟲叮咬、頸椎腰椎病、化學試劑過敏……由於修復工作需要長時間固定一種姿勢,所以頸椎病和腰椎病也不可避免。積年累月的修復工作,讓一直給文物“看病”的陳卉麗落下了一身的病根。比起這些,她調侃自己還患上一種更嚴重的“病”:無論走到哪裏,只要看見文物,就會不由自主地盯着看,看它有沒有病害、有了病害怎麼治。

陳卉麗説,每當和那些石刻對視時,她都彷彿聽見它們在傾訴,世事盡收眼底,風霜隱於心中。

“從愛一個人,到愛一座城,直至愛上不説話的石菩薩,是時間錘鍊的真實打動着我,是傳承賦予的責任感召着我。不止文物修復,也是我一生的修行。”

10月24日,陳卉麗被全國婦聯授予2019年度“全國三八紅旗手標兵”榮譽稱號。

“這份榮譽不屬於我個人,它屬於大足石刻文物保護利用全體工作者,我只是其中的一個代表。” “我要發揮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以更加飽滿的工作熱情把文物修復工作做得更好,把文物修復經驗和技藝傳承下去。”陳卉麗説。(校對:陳延輝)

1 1 1